<noframes id="xbzpl"><address id="xbzpl"><nobr id="xbzpl"><meter id="xbzpl"></meter></nobr></address>
    <noframes id="xbzpl"><address id="xbzpl"></address>
          <noframes id="xbzpl">

          <address id="xbzpl"><address id="xbzpl"><nobr id="xbzpl"></nobr></address></address>
              <noframes id="xbzpl"><form id="xbzpl"></form><ruby id="xbzpl"><mark id="xbzpl"></mark></ruby>

              首頁> >資訊中心 >行業資訊
              公司糾紛 | 最高法院:公司為股東間股權轉讓提供擔保合法有效嗎?(結論特別重要)
              日期:2019/12/28 18:07:44 瀏覽: 作者:英才苑府

              來源 | 法客帝國  作者:唐青林 李舒 李斌

              聲明 | 本文僅供交流學習,版權歸原作者所有,部分文章推送時未能及時與原作者取得聯系,若來源標注錯誤或侵犯到您的權益,煩請告知刪除


              最高人民法院

              公司為股東之間的股權轉讓提供擔保,因違反了股東不得抽逃出資的規定而無效



              閱讀提示

              公司能否為股東間支付股權轉讓款提供擔保?這是一個在實踐中很有爭議的問題,本文主文所引用的一個最高法院于2017年12月作出的判決認為,公司為股東間支付股權轉讓款提供擔?赡軙a生從公司抽回出資的后果,因而擔保無效。


              但是筆者也特別注意到,最高法院曾經在一年前,也就是2016年12月作出過裁判結果完全相反的判決,該案中最高法院認為公司為股東間支付股權轉讓款提供擔保是公司意思自治的體現,并不違反法律強制性規定,是有效的(延伸閱讀案例3)。


              可見,司法實踐可能隨著司法經驗的推進而改變裁判規則,最高法院的裁判觀點也可能會隨著時間的推移而發生改變。但是就算是同一年內面對同一個問題,最高法院還是做出兩種不同的裁判結果。我們團隊在公司法領域辦理了大量案例,根據我們的理解和觀察,我們更加傾向于認可擔保無效的裁判觀點,否認公司為股東支付股權轉讓款提供擔保的效力,以防止股東以股權轉讓的方式變相抽回出資。



              裁判要旨


              如果公司為股東之間的股權轉讓提供擔保,就會出現受讓股權的股東不能支付股權轉讓款時,由公司先向轉讓股權的股東支付轉讓款,導致公司利益及公司其他債權人的利益受損,形成股東以股權轉讓的方式變相抽回出資的情形,有違《公司法》關于不得抽逃出資的規定。


              案情簡介


              一、2010年1月5日,郭麗華、鄭平凡、潘文珍共同成立山西邦奧公司,注冊資本1000萬元,郭麗華、鄭平凡、潘文珍分別持有公司55%、25%、20%的股權,郭麗華擔任公司的法定代表人。


              二、2015年12月14日,山西邦奧公司及三方股東簽訂了《公司股權轉讓及項目投資返還協議》,約定鄭平凡、潘文珍分別向郭麗華出讓在公司所持全部股權。郭麗華確認,鄭平凡、潘文珍投資于公司的資金尚有9500萬元應回收但未得到回收,郭麗華自愿給予返還,并由公司執行。若郭麗華及公司能夠分別于2016年1月26日、2月29日、3月31日前分三期各返還2000萬元。鄭平凡、潘文珍同意按6000萬元獲得返還。當郭麗華及公司有任何一期的返還不符合上述約定,則應按9500萬元返還投資。邦奧公司對郭麗華在本協議中應負義務承擔連帶責任。協議簽訂后,郭麗華未按協議約定返還投資款。


              三、鄭平凡、潘文珍提起訴訟,請求確認郭麗華向二原告返還投資款9500萬元及利息,山西邦奧公司對郭麗華的上述義務承擔連帶責任。一審大同中院和二審山西高院支持了原告的訴訟請求。


              四、郭麗華、山西邦奧公司向最高人民法院申請再審,最高人民法院指令山西省高院再審本案。


              五、鑒于最高人民法院的上述裁定系于近期的2017年12月作出,我們通過網絡公開渠道進行了核查,尚未發現山西省高院再審本案的裁判文書,因此案件的最終裁判結果尚不得而知。


              裁判要點


              盡管目前我們尚未發現山西省高院再審本案的裁判文書,案件的最終裁判結果尚不得而知。但最高法院指令山西省高院再審本案的裁定書,已經代表了最高法院在公司能否為股東間支付股權轉讓款提供擔保這一問題上的傾向性裁判觀點。


              最高人民法院指令山西省高院再審本案的主要原因,是認為公司不應對股東支付股權轉讓款的義務承擔擔保責任。如果公司為股東之間的股權轉讓提供擔保,就會出現受讓股權的股東不能支付股權轉讓款時,由公司先向轉讓股權的股東支付轉讓款,導致公司利益及公司其他債權人的利益受損,形成股東以股權轉讓的方式變相抽回出資的情形,有違《公司法》關于不得抽逃出資的規定。本案中,按照案涉《公司股權轉讓及項目投資返還協議》的約定,由邦奧公司對郭麗華的付款義務承擔連帶責任,則意味著在郭麗華不能支付轉讓款的情況下,邦奧公司應向鄭平凡、潘文珍進行支付,從而導致鄭平凡、潘文珍以股權轉讓方式從公司抽回出資。

               

              此外,因為最高人民法院認為二審法院還有未查清案件其他事實的有關問題,因此裁定山西省高院再審本案。


              實務經驗總結

              北京云亭律師事務所唐青林律師、李舒律師的專業律師團隊辦理和分析過大量本文涉及的法律問題,有豐富的實踐經驗。大量辦案同時還總結辦案經驗出版了《云亭法律實務書系》,本文摘自該書系。該書系的作者全部是北京云亭律師事務所戰斗在第一線的專業律師,具有深厚理論功底和豐富實踐經驗。該書系的選題和寫作體例,均以實際發生的案例分析為主,力圖從實踐需要出發,為實踐中經常遇到的疑難復雜法律問題,尋求最直接的解決方案。


              前事不忘,后事之師,為避免未來發生類似敗訴,提出如下建議:


              1、股東間轉讓股權,應當慎重選擇由公司為股權轉讓款的支付提供擔保,因為該等約定可能因為違反了股東不得抽逃出資的強制性規定而無效。即使股權轉讓協議中約定了該等條款,公司也可能不承擔擔保責任。


              2、對于轉讓方而言,建議要求受讓方股東提供其他更加可靠的擔保方式,并將辦理股權過戶與受讓方支付股權轉讓款的節點相對應,降低受讓方不支付股權轉讓款的風險。


              相關法律規定


              《公司法》


              第十六條 公司向其他企業投資或者為他人提供擔保,依照公司章程的規定,由董事會或者股東會、股東大會決議;公司章程對投資或者擔保的總額及單項投資或者擔保的數額有限額規定的,不得超過規定的限額。

              公司為公司股東或者實際控制人提供擔保的,必須經股東會或者股東大會決議。

              前款規定的股東或者受前款規定的實際控制人支配的股東,不得參加前款規定事項的表決。該項表決由出席會議的其他股東所持表決權的過半數通過。

              第三十五條 公司成立后,股東不得抽逃出資。



              法院判決



              以下為法院在裁定書中“本院認為”部分對該問題的論述:




              本院認為,原審判決認定邦奧公司為郭麗華的還款義務承擔連帶清償責任適用法律錯誤,認定部分事實缺乏證據證明。


              首先,根據《公司法》第十六條第二款規定,公司為公司股東或者實際控制人提供擔保的,必須經股東會或者股東大會決議,也就是說,并不禁止公司為股東提供擔保,但要經法定程序進行擔保;同時,《公司法》第三十五條規定公司成立后,股東不得抽逃出資。而如果公司為股東之間的股權轉讓提供擔保,就會出現受讓股權的股東不能支付股權轉讓款時,由公司先向轉讓股權的股東支付轉讓款,導致公司利益及公司其他債權人的利益受損,形成股東以股權轉讓的方式變相抽回出資的情形,有違《公司法》關于不得抽逃出資的規定。本案中,按照案涉《公司股權轉讓及項目投資返還協議》的約定,由邦奧公司對郭麗華付款義務承擔連帶責任,則意味著在郭麗華不能支付轉讓款的情況下,邦奧公司應向鄭平凡、潘文珍進行支付,從而導致鄭平凡、潘文珍以股權轉讓方式從公司抽回出資。


              其次,從案涉《公司股權轉讓及項目投資返還協議》的名稱及內容來看,該協議系郭麗華與鄭平凡、潘文珍關于邦奧公司股權轉讓及“大成榮尊堡”項目投資返還的約定。但該協議第2條股權轉讓中未約定股權轉讓的具體價款數額;第3.1條中則載明:“郭麗華確認:至本協議簽署之日,鄭平凡、潘文珍投資于項目的資金及資金使用成本等直接、間接的投資,尚有9500萬元應回收但未得到回收。故郭麗華本著公平原則自愿返還,并由公司執行”。第3.6條約定:“公司對郭麗華在本協議中應付義務承擔連帶責任”。在本院進行再審審查詢問時,雙方當事人對9500萬元的款項構成各執一詞,原審判決對此事實未予以查清。故原審認定邦奧公司應當為9500萬元款項承擔連帶責任的事實不清,缺乏證據證明,適用法律錯誤。


              案件來源

              郭麗華、山西邦奧房地產開發有限公司股權轉讓糾紛再審審查與審判監督民事裁定書[最高人民法院(2017)最高法民申3671號]



              延伸閱讀



              關于公司能否為股東間支付股權轉讓款承擔擔保責任的問題,即使在最高法院層面也有不同裁判觀點。本文主文所引用的案例及下文案例1、2認為,該等約定可能會產生股東以股權轉讓的方式從公司抽回出資的后果,因而擔保無效;下文案例3中最高法院則認為,該等約定是公司意思自治的體現,并不違反法律強制性規定,因而擔保有效。


              案例1


              最高人民法院審理的玉門市勤峰鐵業有限公司、汪高峰、應躍吾與李海平、王克剛、董建股權轉讓糾紛[(2012)民二終字第39號]認為,“李海平等三人與汪高峰、應躍吾等人原均為勤峰公司股東,其間發生股權轉讓由公司提供擔保,即意味著在受讓方不能支付股權轉讓款的情形下,公司應向轉讓股東支付轉讓款,從而導致股東以股權轉讓的方式從公司抽回出資的后果。公司資產為公司所有債權人債權的一般擔保,公司法規定股東必須向公司繳納其認繳的注冊資本金數額,公司必須在公司登記機關將公司注冊資本金及股東認繳情況公示,在未經公司注冊資本金變動及公示程序的情形下,股東不得以任何形式用公司資產清償其債務構成實質上的返還其投資。因此,《還款協議》中關于勤峰公司承擔擔保責任的部分內容,因不符合公司法的有關規定,應認定無效,勤峰公司不應承擔擔保責任!


              案例2


              萊蕪市中級人民法院審理的萊蕪連云水泥有限公司與濟南龍升東海建材有限公司、劉元海等股權轉讓糾紛[(2016)魯12民終286號]認為,“東海公司對除股東以外的第三人亦負有債務,當第三人與公司股東的利益發生沖突時,應當優先保護第三人的利益,東海公司為其股東之間轉讓股權作擔保,是以公司財產來保障股東個人財產得以實現,即意味著在劉元海個人無法支付股權轉讓款的情況下,東海公司向連云公司支付股權轉讓款,進而導致連云公司以股權轉讓的方式收回投資,損害了公司利益及公司潛在債權人的利益,以公司財產償還股東個人的債務實際上構成了抽逃出資。《公司法》規定股東必須向公司繳納其認繳的注冊資本金額,公司必須在公司登記機關將公司注冊資本金及股東認繳情況公示,在未經公司注冊資本變更及公示程序的情形下,股東不得以任何形式用公司資產清償其債務,否則將構成實際上的返還投資。因此,股權轉讓協議中關于東海公司承擔擔保責任的部分內容,因不符合《公司法》的相關規定,應認定無效!


              案例3


              最高人民法院審理的廣西萬晨投資有限公司、陳伙官股權轉讓糾紛[(2016)最高法民申2970號]認為,“陳伙官對胡升勇欠付的剩余股權轉讓款1815萬元及利息向一審法院提起訴訟,其中訴訟請求之一為要求目標公司即萬晨公司承擔連帶責任。萬晨公司根據《股權協議書》已于2012年8月22日完成了股權變更登記,陳伙官已經不再是萬晨公司的股東,股權轉讓發生在陳伙官、胡升勇兩個股東之間,陳伙官出讓自己持有的萬晨公司60%的股權,胡升勇受讓股權并應承擔支付股權轉讓款的義務,《股權協議書》約定萬晨公司承擔連帶責任,不存在損害其他股東利益的情形。萬晨公司承擔連帶責任系經過公司股東會決議,是公司意思自治的體現,并不違反法律強制性規定。萬晨公司是本案的當事人,在一審中對陳伙官主張其承擔連帶責任并沒有提出異議,二審判決認定當事人對此不持異議,且法院主動對公司的自治情況進行司法干預不妥正確,二審判決依據本案事實判決萬晨公司承擔連帶責任并無不當,萬晨公司認為不應承擔連帶責任的申請再審理由不能成立!




              贵州快3